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电影《熔炉》

《熔炉》是根据韩国女作家孔枝泳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韩国光州发生的一起真实事件。该影片以2000年至2004年间发生于光州一所聋哑人学校中的性暴力事件为蓝本,描述该时间所引发的悲剧以及学校的教师和人权运动者一起力图揭开背后黑幕的故事。 2011年9月22日在韩国上映。由于该影片所反映出的社会问题受到国民乃至高层关注,该电影亦被称为“改变韩国国家的影片”。

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往往不是靠多炫酷的特技或摄影手法,而是用最平实的角度,引起观众的共鸣,引起众善,仿佛把观众置身于银幕中,感同身受。只有众善够重,诸恶才能被诛。就像阿米尔·汗所说的,伤害我们的人近在咫尺,或许我们都有责任。我虽无心激化矛盾,只为能改变这个时代。无论是谁的心中,只要有星星之火,必将成燎原之势。

世界上最美丽最珍贵的,反而是听不见且看不清的,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得到。同样的,这个世界上最丑恶最恶心的,反而不是那些十恶不赦的坏人,而是那些丑陋的看客。

从“红蓝黄”事件,到“北大沈阳”性侵事件。近日风口浪尖之上的甘肃庆阳女生跳楼事件,想必大家都已经被各路头条号刷屏,相比事件中的作恶者不被法律所制裁更让人觉得痛心乃至恶心的则是那些楼底围观的群众。有的在现场起哄,说赶紧跳,大爷等不及了;有的则一直打开视频直播平台,生怕错过上头条或者朋友圈风头的好机会。这每一个事件的背后,都是一个个引人深思的关于人性的奥斯卡剧本。如果一个善良的花季少女,当她遭遇屈辱的时候仍然以最大的善意来对待这个社会,最终却被冷漠乃至嘲讽所杀死,这怨谁?你没有经历过她的苦难,就没有资格说出一句话来。

中国台湾作家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中,以”恨铁不成钢”的态度,指出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滤过性疾病,使子子孙孙受感染,不能痊愈,强烈批判中国人的“脏、乱、吵”、“窝里斗”、“不能团结”、“死不认错”等劣根性。鲁迅在他的文集《呐喊》里,有一篇小说,名字只有一个字——《药》。看客们的麻木不仁,他们面对着杀人的场景,唯一的反应就是开心。只要死的人不是自己人,不管是谁,不管是怎么死的,在他们的眼里,都是一个反应,开心。鲁迅也在《呐喊》的自序里说过:“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这篇小说发表在1919年,近100年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人看客的劣根性就像牛皮癣广告一样妥妥贴在电线杆上。这些靠吃人血馒头的看客们,其实吃的就是毒药。

图片来源于网络: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的历史瞬间。这张照片显示,英军正在顺外城的下水道攻入城内。但让人惊讶的是,当他们爬上岸时,京城百姓居然齐齐站在河沿,作围观状。

1912年2月12日,清皇帝溥仪退位,大清灭亡已107年有余。有些人在精神上还裹足扎辫子,一旦碰见“皇权”,便惊呼“吾皇万岁”。时空穿越回今天,我们手拿智能手机,用微信沟通全球,用app可以点外卖、订飞机票、看世界杯直播,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触屏可及。然而,我们真的链接世界了吗?是生产力解放还是娱乐至死?

即使身处阴沟,也仍然有人仰望星空。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来源: 黄杰敏的博客

1 Comment

  1. 以前鸟叔记得有个叫黑镜子的栏目,后来于社会主旋律不符合,被强制取消了。有机会看看郭晓冬的颐和园 挺好看的

    鸟叔

    2018.06.28
    11:01 下午

Your email will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Type your comment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