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2014年已经悄然走过了前八月,明天就是九月一号,一个学生时代充满集结信号的日子,然而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讲,也只是一个工作月报开始的符号罢了。当你还在生活的道路上苦苦追寻自己梦想的时候,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到最后才发现,生活的真谛原来就是平凡。正如朴树十年磨一曲的《平凡之路》那样,“我不过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冥冥中,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

平凡之路

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创造了历史,而你与我则是云云众生中平凡的一员。“时间无言,如此这般。明天已在眼前,风吹过的路依然远,你的故事讲到了哪”。依稀记得多年以前的自由时光,有快乐,有悲伤;有颓废,也有梦想。哪怕是在当时来说是非常糟糕的日子,于多年后的今天来看,都是美好的,最多也就唏嘘一句,“只是当时已惘然”又或者说“当时怎么那么傻”,并冠以“呵呵”的名义。

白岩松的《痛并快乐着》其中有句——“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都该喜欢那一段时光,完成那一阶段该完成的职责,顺生而行,不沉迷过去,不狂热地期待着未来,生命这样就好。不管正经历着怎样的挣扎与挑战,或许我们都只有一个选择:虽然痛苦,却依然要快乐,并相信未来。”

什么是“顺生而行”?——顺随生命的使命而行。生命的使命又是什么?如果仅仅是一个个生命个体的繁衍延续,那是基因的进化,那是动物。生命为自己而存,而使命为他人创造。生命的使命应该是一种生命体验过程中的精神价值再创造。

“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氐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

可是,这些不都是伟人干出来的事情吗?平凡之路于你我从何谈起“价值再创造”?这不是悖论吗?我行吗?其实,这种创造就是追寻幸福过程中的衍生,恰恰是马斯洛需求理论的第五层,自我实现的需求!人人皆有追寻幸福生活的权利,就是平凡中的你我,过日子,有盼头。盼头就是可以盼望的目标!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

《平凡之路》朴树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来源: 黄杰敏的博客

2 Comments:

  1. 最后大家的结局和过程也许都雷同吧,迷惘在生命的雾团中。

    世纪之光

    2014.10.09
    8:23 下午

  2. 我也很喜欢听这首歌

    木杉博客

    2014.12.01
    2:31 下午

Your email will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Type your comment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