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习室奇想

今天去自习室复习国贸,临近期末了,总要抱一下佛脚。也因此,就有另一种校园文化现象的产生—“自习室霸位”。大凡能坐人的位置,都被一叠叠书霸占着。只见其书,不见其人,大有杨二嫂之势。问题的根源已经不想说了,学校的多媒体教室老是关闭,生怕别人盗窃那几台奔三的电脑,至于图书馆就别说了,北校区还在建造中。记得前天登陆校园网的邮箱,看到教务处发了一个“关于期末考试增开自习教室”的通知,一点进去,死链接,“Internet Explorer 无法显示该页面”,顿时无语。其实,对于教务处,不单是无语,更多是愤慨,也不想说这个“傀儡机构”了。

言归正传,说到很多人霸位的现象,我想起了城同学。上学期跟他去了一次三栋的教室复习,城同学是个经常自习的人,不幸也沾染霸位的习惯(其实颇有点“逼良为娼”的感觉),那天摆了《大学英语2》和《西方经济学》这两本很有分量的书(所谓有“分量”是相对与那些用《思想道德》,《体育与健康》,《计算机文化基础》等书而言的),想不到下一次再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扔了,连楼下的垃圾桶都找遍了,尸体都找不到,很是凄凉。城同学的世界观貌似发生了改变。

再次回到正题,我今天就在自习室想:“难道学校要逼迫我们用砖头霸位?那就是上梁山了。”之前看过一个BBS,就是说某大学自习室惊现砖头霸位。难道我们也要在课桌上摆上一块砖头,刻着“某某某砖用”?注意,这里是“砖用”,不是“专用”,你有权使用谐音。

好讽刺,现代的应试教育已经覆盖到大学这个本来应该充满学术氛围的净土。学生临近期末才蜂拥而至去自习,除了自控能力以及个人思想觉悟,学习积极性等主观因素外,其实学校也有很大责任,在教学资源本来就不足的情况下,还厚着脸打着“扩招”的旗号,其实若果开放多媒体教室,叫上几个哪些平日蹲在门口没事干的保安叔叔,就可以有效缓解这个现象了。这样的话,平常就有自习的条件,不至于期末的扎堆。本人其实刚进大学也是爱好去自习室的,不过慢慢就受不了。有一次,刚去教室,一位清洁阿姨就进来关门赶人了,原来要封场,要考试之用!考什么试?那就够光荣了,有计算机等级考试,全国英语四六级,专升本,公务员考试,报关员考试……又有一次,看书正入神,一个学生干部走进来拿起粉笔,写到“本教室某时刻开学生会例会”,幸好他没写上“征用”两字,不然肯定会挨打。最近一次呢,就是上次CET之前一晚,我正做一套题,连换了3个教室!不想说了。

其实上面的“不想说”,真的是不想说了。写这些不是表达对学校的不满,读者不要误会。因为是早已经无语,只作无病呻吟罢了。好比封建旧社会长期受压迫的人们,给一点镇压就会三缄其口。我想说的是:“给我一点阳光,我就会灿烂。”

看了一天国贸教材,大脑总是重复:美国生产小麦,英国生产玉米。小麦,玉米,玉米,小麦…我很晕。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来源: 黄杰敏的博客

5 Comments:

  1. 妈的,应试教育见鬼去,,搞什么高考!!!!

    bbk

    2008.06.29
    12:08 上午

  2. 唉,在宿舍好过啦~

    WAGE

    2008.06.29
    10:22 上午

  3. 在宿舍没法学习啊……还是得去教室

    nobug

    2008.06.29
    12:09 下午

  4. 我最怕读书了

    游戏

    2008.06.29
    6:47 下午

  5. 好在我去自习的次数,少之又少
    哎,城同学真是悲哀啊! 早知道就放个矿泉水瓶好了

    cc

    2008.06.30
    3:21 下午

Your email will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Type your comment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