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集体静默的季节

这是一个集体静默的季节,而离别每天都在上演。各种各样的情怀就像病毒那样弥漫在这个烟雨下的校园,免疫者,先行之。——题记

4月份一直很忙,工作的事情还没有定下来,最近一个月也空前地往返学校和家两地5、6次之多,行程上千公里,身心疲惫。最近同学QQ签名上,尽是煽情的离别感言,每个宿舍的人基本都不齐。毕业论文终于定稿了,而该死的那两门逆历史潮流发展的实验课也今天考试完毕,没有人表示对此负责,领导升职的升职,接下来23号毕业照,24、25号论文答辩,6月24日彻底离校。一切都是制度安排之内,除了以下这两个情况让我思考良久:1、A同学依然保持大二的冲劲,每晚厮杀网游到天明;B同学放下工作,积极雅思,准备出国。

如果说前者是基于体制内的制度安排,所以依旧潇洒(因为他自知已经被某种不可抗拒因素安排好了,或权力,或关系,或金钱…),那么后者就是尝试要跳出这一种制度安排。然而后者又分两种情况:海归的和不归的。海归的就相当于整容再选美,还是得面对裁判的挑选;不归的就有点绝了,砸钱大修,相当于投胎再做人。话说的有点隐晦,但是我们某些地方官员已经在这个方面做了很好的表率,转移XX,子女XX。

我的毕业论文引用了这句话:“公平公正比太阳还要有光辉”,而最近twocold的一篇散文写了这句话:“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那种光明,将再也没有人能摁灭。”

话说回来,最近QQ校友热传一个半科幻短片,看完这个视频,我在想一个问题:大学四年,她给予了我什么?(或者说,她教会了我什么?)而我又给她带来过什么?她称作母校,所谓母校,就是那个你一天骂她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地方。也许,现在还不能回答,也许,若干年后,当我再次踏入这个大门的时候,我的心中已经有答案。

在这个集体静默的季节里,我仅此声明:同学,我已免疫,非山西江苏疫苗。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来源: 黄杰敏的博客

10 Comments:

  1. 看来我是第一个?不错哦 哈哈 黄杰敏最近忙啥呢?更新好慢

    无名博客

    2010.04.12
    7:33 上午

  2. 祝贺莫良早日滚蛋

    CGrrr

    2010.04.12
    7:22 下午

  3. 慢慢的毕业了就会怀念了,都一样的,黑色的六月,大老爷们的毕业聚餐上都流泪了,你就知道什么叫做不舍了……

    菜鸟小桂

    2010.04.13
    1:44 下午

  4. 离开校园的一天一定会来临,社会的复杂即将摆在眼前。

    人们都会在合适的时候无比怀念校园时光。

    西岸

    2010.04.13
    8:40 下午

  5. 原来Jamin还是未毕业的啊`~
    感觉俺老了………

    智勇

    2010.04.13
    9:24 下午

  6. 此地一别。。有缘的才能再相聚了。。

    飞猪

    2010.04.14
    4:59 下午

  7. 这几天比较忙,来看看博主。

    山茶

    2010.04.14
    6:17 下午

  8. 那到也是 的

    聚合搜索

    2010.04.14
    7:13 下午

  9. 真是说得太对了。

    番禺废品回收

    2010.04.17
    3:10 下午

  10. 还没更新?

    山茶

    2010.04.17
    6:27 下午

Your email will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Type your comment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