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项脊轩志》有感

最近一直早醒,无意中在手机再读了明代散文家归有光怀念亲人的至情文章—《项脊轩志》,这篇入选高中语文教材前十的古诗文,竟大有所感,于是再细读上下,不禁感叹岁月时光之流逝。回想起高中时候学这篇文言文,那时候要求全文背诵此文,竟没有如此感悟,如今十多年过去了,“项脊轩志体”—这种行文朴实,以回忆为主而又充满零碎的生活细节,结局以不带感情色彩的文字来描述残酷现实。“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且不论后世人争论这枇杷树是“吾”种的还是“吾妻”种的,只需要懂得“你离开我的时间已经长得让一棵小树长得枝叶繁茂了。”便有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悲情。轩窗往事,正是无意中遵循“项脊轩志体”的风格,看来清晨而来的再读,细细品来的有感而发,不就是“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的最好诠释吗? Continue Reading »

童年轶事:父母背上的荔枝印象

小时候,大概五六岁,村里一到六七月就到了荔枝丰收的季节,家乡尤其多相亲种植荔枝,于是小时候每当这个季节,父亲便买回一箩筐的荔枝给我们吃。所谓“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古人诗句中得三百颗其实是个概数,荔枝上火,吃三颗足矣,所以荔枝要泡盐水吃才好。 Continue Reading »

【向青春致敬】广东高考作文历史变迁(1951~2016)

2006.06.07-2016.06.07,十年。向高考致敬!向伟大的青春致敬!

向青春致敬 Continue Reading »

博客归去来兮 也无风雨也无晴

不差一个月,不多一个月,时光恰好,博客停止更新整整一年。一年前的那个时段,各种人生际遇的事混杂在一起,总想着每个月该要更新一篇日志了,结果便是历史归档断档一年,这个博客更新周期潜规则被彻底打破。作为国内第一批wordpress独立的老博客,从曾经的为了博客而博客,为了更新而更新;从折腾各种主题到搜索引擎优化,那个充满激情的年代已经过去,直至被取代,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友情链接的那些老博客正在一个个消亡。 Continue Reading »

错过

是的,回顾过去的这一年,我们又错过了许多。有时候是一件商品,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是一次蜕变,有时候是人生轨迹的变道… Continue Reading »

不能说的夏天

电影《不能说的夏天》里头,教授的一句台词震撼了我,大意是:“如果不能真实的面对自己,存在将失去意义。”这话看似简单,其实里面是莫大的哲学。 Continue Reading »